• 首页 > 今日推荐 > 公主赵紫玉驸马魏昭
    《公主赵紫玉驸马魏昭》完结版免费阅读 《公主赵紫玉驸马魏昭》最新章节目录

    《公主赵紫玉驸马魏昭》完结版免费阅读 《公主赵紫玉驸马魏昭》最新章节目录

    公主赵紫玉驸马魏昭
    公主赵紫玉驸马魏昭是作者小爱君小说里面的人物,书中情节起起落落,扣人心弦,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。下面看精彩试读!自己的妻子苏婉宁正赤身裸体躺在一个男人怀中。贱人!秦远拳头紧握,青筋直爆。老子为了你替你那废物弟弟顶包坐牢,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?就是拼个鱼死网破,老子也要讨个公道!秦远满身怒火要去算账,抬头一看,却愣住了。马路对面,一个头发花白的妇人朝这边走了过来,正是自己的母亲张淑珍。记得三年前,母亲还是满头黑发!现在却......秦远再也忍...
    作者:小爱君 更新时间:2023-03-06 01:23:23
    开始阅读
    公主赵紫玉驸马魏昭章节

    第6章

    第6章

    秦远看向母亲,张淑珍道:“不管苏家人怎么样,婉宁这个儿媳妇我是认的,你进去这三年,她时常来看我,帮了我不少。”

    秦远一听,脑海里不由地浮现那个清冷高贵,不假辞色的老婆苏婉宁。

  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秦远挂断电话。

    “秦先生,恕我冒昧,这电话是......”冯德文问道。

    “我丈母娘打来的。”秦远哑然失笑。

    “昨天那个骂你的妇女?“冯德文眉头一皱,立刻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崭新的库里南车钥匙塞给秦远。

    “秦先生,这车你开着,这样才符合你的身份,也让你那丈母娘好好看看,他的女婿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    秦远看一把年纪的冯德文义愤填膺的样子,不由得哑然失笑。

    这些年,他不知道遭受了苏家多少刁难和白眼,现如今他脱胎换骨,苏家他已经不放在眼中。

    但和苏婉宁毕竟夫妻一场,他也想知道苏婉宁到底是不是视频中那样的人。

    “谢了!”秦远坦然接过车钥匙。

    他知道,这是冯德文在向自己示好,毕竟那个药方价值在那里摆着,如果不接,反而让他多心。

    ......

    半个小时后,云城机场外。

    李翠云和精心打扮过的宋玉正伸长了脖子等着。

    宋玉脸上还没消肿,一笑就牵动伤口,笑的格外狰狞。

    “小宋,那个冯主任说的是不是真的?难不成那个废物真的发迹了?”

    李翠云想着昨天的情形,还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  宋玉立刻道:“冯德文这老东西在医院专门与我们爷俩作对,他知道我喜欢婉宁,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。”

    “您还不了解秦远?他一个犯人刚从监狱里出来,能有什么出息!”

    李翠云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,她也不相信那个废物还能搞出什么名堂来。

    “阿姨你看,婉宁出来了。”宋玉一脸兴奋的指着机场出口,不小心再次牵动伤口,疼的龇牙咧嘴。

    此时,机场出口,一个身材高挑,长发披肩的女子,迈着一双笔直,好看的大长腿,向着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  她一身玫红色风衣,更显得皮肤白皙,身材婀娜,宋玉看的眼睛都快直了。

    苏婉宁看到宋玉,露出一丝讶异,随即看向自己母亲问道:

    “我算着昨天秦远应该出狱了,他不知道我今天回来吗?”

    “别提那个人了,扫兴的很。”李翠云不满道。

    宋玉立刻又添油加醋道:

    “婉宁,你是不知道那个秦远现在堕落成什么样子,从里面出来后,跑到我们医院,他把老娘往医院一放,赖着不走,跟一个姓冯的老家伙,联合起来讹诈医院。”

    宋玉谎话张口就来,还说的信誓旦旦。

    苏婉宁眉头一皱:“我不相信秦远会做出这种事。”

    “我还能骗你吗?你不信可以问阿姨。”宋玉把话题抛给李翠云。

    李翠云连忙点头,想起昨天被怼,更是气愤道:

    “我是你亲妈,你还不信我吗?那个犯人在里面呆了三年,什么坏事都想的出来,干的出来!”

    “女儿啊,你可小心点,我看你,赶紧跟他把离婚手续办了。”

    李翠云撇着嘴又道:“那个废物穷鬼就是跑来接你也是坐出租车,你跟着他,还得养着他,简直就是废物一个!”

    “你再看看宋玉,年纪轻轻就开上宝马了,这才是可以依靠的男人!”

    宋玉听的心花怒放,心里那叫一个爽。不过看到苏婉宁皱着眉头,他故意摆着手道:“阿姨,你可别夸我,其实秦远还是有优点的。”

    “他有什么优点,一个吃软饭的废物!”李翠云一听更加气愤。

    这时一辆崭新的库里南缓缓朝着这边开来。

    “库里南!真是气派!”

    李翠云眼前一亮,连骂秦远的话都忘了,随即摇头羡慕道:“我这辈子是没有命坐这种级别的豪车了!”

    “不就是一台库里南吗?”宋玉不屑一笑:“阿姨你放心,过两年我就买一台,到时候带着你和婉宁去兜风,您想怎么做,就怎么坐。”

    “还是小宋有出息,阿姨等着,那个废物是没指望了。

    此时,库里南车停在三人面前,宋玉赶紧点头哈腰地往后退了两步。

    一个有些破旧的运动鞋先伸了出来,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    三个人全部傻眼了!

    秦远!

    居然是秦远!

    这个穷鬼开着库里南?